生死列车2

2019-12-03 16:57:50  来源:人民交通杂志

在曹达生对面坐的是豆豆和他妈妈,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位年长的老者,约莫六十左右,身形消瘦,穿着虽然普通,但却很干净。在曹达生身后的两个座位,一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戴一副近视眼睛,全程都在不停地扒拉手机,有时还会往窗外看看,或者是看手机太累的缘故。这位学生穿着一身校服,别看只是一身简单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却显的不那么简单,合身得体,多一尺太宽,少一尺又瘦。衣服并不是漂亮就好看,合身才是最完美的呈现。这身校服是灰白两色,上身是件纯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是条浅灰的裤子,穿在这学生的身上,沉稳中透着稚嫩,稚嫩中又透着书气,稳、嫩、书集聚在学生身上,有一种不可言喻的悦目。

另一个是位三十上下的男子。这男子长相极为秀气,看其面容,说他二十三四,也绝不会有人质疑。他穿着一件通白体恤,整体就像天上飘落的白雪一样,没有任何的瑕疵,很让人错以为他身上笼罩着一层轻柔的白云。脚上那双白色高帮休闲鞋,更是干净的不可思议,就像踏着两个白色的雪球。在他的屁股下垫着一个轻薄的竹子凉席垫子,露出来的胳膊上似乎还涂有一层厚厚的粉,发着光,很像女子涂抹在身上的隔离霜。

“死者死亡的时间大概在二十来分钟。”豆豆妈妈说道。

“恩 。目前嫌疑最大的就是你们四人,说说吧,你们都在做什么,这期间。”列车长看着他们四人说道。

“我一直在玩手机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座位,对于我后面坐的是谁我更没有注意去看。”那位学生说道。

“我一把年纪,一生清白,老了居然被怀疑我是杀人犯,你没有能耐就不要瞎指,我有儿有孙的,若是传扬出去,你让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你呢?你这期间在做什么?”列车长指着那位穿着极其干净的中年男子问。

“我怎么?我好好的在这坐着,才没功夫去注意这么一个人,满身的异味,躲还来不及呢。要不是时间仓促,我才不会做这样的列车,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不注意一点卫生。”

“死者死于RIG烈性消毒水。”豆豆妈妈用手在鼻子旁轻轻的扇了几扇,

“你怎么知道?”列车长问。

“RIG消毒水毒性很强,虫鼠飞蛾,只要占上一点,马上就会毙命。但是他的味道却很特殊,只要不和普通的清水相容根本闻不到任何味道,一旦和水融合在一块,几分钟后就会出现刺激的异味 刺激呼吸道。”

豆豆妈妈刚说完这些,那位大学生不自然的向那位极爱干净的中年男子偷偷的望了一眼。

虽然是稍瞬即逝的一瞬间的动作,还是被敏锐的豆豆妈妈看出了些端倪。于是她故意把里面装有豆豆零食和一些玩具的蓝色双肩包丢在中年男子的身上。

“你干什么!这么不小心。”中年男子霍地站了起来,随后就从包里拿出一包消毒的纸巾在身上不停地擦拭。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豆豆妈妈边道歉边拿背包。

那位中年男子没好气地根本就没有去听豆豆妈妈的道歉,只是拿出一个精致的白色小瓶子,在双肩包上喷了些雾状的液体。

豆豆妈妈拿出水杯在背包的上洒了些清水,过了一会就散发出刺激的怪味。

“原来是你杀了他!”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凤元)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人民交通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67637567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总机:010-67637567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100079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