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民航十大变局

2021-01-06 11:46:55  来源:中国航空新闻网

2019年,民航增速降至十年来最低,受经济下滑压力加大影响,2020年尚未到,民航人已感到阵阵寒意。

2020年初,一场疫情将民航业迅速打至冰点;此后国内疫情迅速得到控制,民航业也开始复苏;不过受海外疫情大范围扩散影响,民航业的恢复基础仍不牢固。

总之,遭受疫情冲击、增速下滑以及国际市场变幻等因素影响,2020年的民航业,可谓是大变之年。

1.民航高层大变动

2020年民航在人事方面的突出变化,就是行业巨头掌门人发生重大变化的一年。

(1)航司:国南海皆变动

四大航中,有三大航掌门人发生变化。

海航:2020年2月29日,因海航流动性危机,海南省政府组建工作组入驻海航集团,海南省发展控股公司董事长顾刚临危授命,担任组长。顾刚同时任海航集团执行董事长,此后陈峰从人们视野中消失,顾刚成为海航实际掌门人。

南航:2020年11月11日,南航集团掌门人变更,马须伦任南航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原董事长王昌顺届龄退职。2020 年 12 月 21 日,南航股份董事会选举马须伦为董事长。

中航:12月6日,中航集团总经理宋志勇任中航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原董事长蔡剑江到国家空管委任职。12月29日, 中国国航发布公告,蔡剑江辞任公司董事长,国航股份选举宋志勇为公司董事长。

其他如西藏航空:8月20日,魏博平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成义如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冉仕平不再担任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职务。

机场方面也有变动。

(2)机场:东成西就皆调整

2020年9月份,上海机场董事长贾锐军辞去董事长职务,胡稚鸿先生代行董事长职务。

2020年10月26日,陈波任西部机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原董事长王海鹏不再担任。

2020年11月2日,冯军任东部机场集团董事长,徐勇同志任总经理,钱凯法不再担任董事长,张有富同志不再担任总经理。

2.巨额亏损史上最高

今年上半年民航就创下了741亿元的巨亏,此后亏损虽然有所减少,甚至部分机场、航司还实现了月度盈利。不过随着11、12月年度最淡季节到来,国外疫情出现加速扩张,国内疫情局部多个城市出现病例,民航在年末亏损将进一步加大。1-11月份,全民航旅客运输量为3.75亿人次,同比减少2.32亿人次,也创下历史最大降幅。2020年,预计全年完成客运量4.09亿人次,同比减少2.51亿人次,降幅38%。4.09亿人次,比2014年高,比2015年低。

3.飞机引进按下暂停键

今年受疫情冲击,一方面航司普遍推迟了飞机引进计划,另一方面正常的飞机交付也受到影响。今年是近年来民航业引进飞机最少的一年。如果减去退租的飞机,今年净增飞机最多的航空公司也不超过10架。

截止11月底,我们看飞机最多的四大航:国航运营704架飞机,比上年底净增6架飞机;东航运营720架飞机,比上年底减少3架飞机;南航运营859架飞机,比上年底减少3架飞机;海航运营346架飞机,比上年底减少15架飞机。

也就是说,11个月过后,四大航运营飞机数量不升反降,减少了15架。

4.国内国际两极分化

今年的疫情走势出人意料,4月份之前,国内疫情形势严峻,很快得到控制;4月以后,国际疫情大爆发且一直没有得到控制。

因为疫情变化,国际航线政策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前期是鼓励不断航,后期是“五个一”政策。因此民航国内国际市场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

目前国内市场旅客运输量已经恢复接近去年同期水平,而国际旅客运输量仅为去年2%。11月份,国航、东航、南航的国内旅客运输量分别为去年同期的98.5%、85.5%、99.3%。而国际旅客运输量,国航、东航、南航分别为去年同期的2.7%、1.7%、4.4%。

5.地方政府加快入局

民航业遭遇严峻挑战,航空公司亏损严重,现金流吃紧,一些股东实力不强的民营航空公司面临巨大压力。在这种情况下,部分民营资本加速退出,地方国资纷纷接手。青岛航空加快了股权转让,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高玉贞。红土航空主基地迁至长沙,迅速完成向湖南航空的更名。瑞丽航空与无锡市府签订了合作协议,年底前将61%的股权质押给无锡地方国企。龙江航空完成司法拍卖,江苏艾方以7.7亿元价格卖下,并已完成过户手续。

6.低成本航空优势凸显

因国际航线仍处于严控状态,原先投放在国际市场的运力大部分改投国内,国内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因此票价水平仍然低迷。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低成本航空表现较为出色。行业内几家低成本航空公司下半年以来的生产经营情况,春秋航空,西部航空,祥鹏航空,中国联航,表现都非常突出。

正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的那样,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也就是说,一方面供给侧需要结构性改革,另一方还是要扩大内需。对于民航业,实际上一方面一直说10亿人还没坐过飞机,但他们的消费能力有限,因此低成本航空空间巨大。

7.货运航空元年火热

2020年可谓货运航空元年。

今年受疫情影响,客运航空遭受冲击,但货运航空却异常火热。顺丰快递加快了在航空货运领域的扩张,阿里、京东虎视眈眈,伺机进入。东航物流加快上市步伐,国货航、南航物流都在今年实施了股权多元化改革。

此外,中州航空、西北货运航空纷纷组建,意味着未来航空货运将迎来新一轮大发展,不过,更激烈的竞争也将随之到来。

8.民航股权改革加速

东航集团实施了股权多元化改革,引入战略资本310亿元。

中航集团旗下中货航实施了混改。

南航旗下物流公司、通航公司实施了混改。

9.南北分化逐渐加剧

之前网上就有一个段子,说投资从原来的“投资不过胡焕庸线以西”到“投资不过山海关”再到“投资不过长江以南”最终演变成了“投资不过南宋版图”。

一方面南北经济发展水平差距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因为新冠病毒具有更适应严寒气候的特点,北方城市发生的疫情病例情况更多,因此今年民航业南北发展呈现出较大的分化。

广州白云机场表现最为抢眼,2020年大概率成为全球旅客吞吐量排名第一的机场。成都双流机场表现也很出色,8月份之前一直排名全国第一。此外,重庆江北机场、深圳宝安机场、昆明长水机场、海口美兰机场、三亚凤凰机场、杭州萧山机场等南方机场相对北方机场表现更好。

令人惊讶的是,表现好的机场大部分都在千年前的南宋境内。

10.国产飞机实现突破

2020年,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国产飞机突破之年。

2020年6月28日,国航、东航、南航同时接受首架ARJ21飞机,国产飞机进入三大航。仅今年一年中国民航引进ARJ飞机就达到17架,首次超过总数的百分之十。新用户就多了4家航空公司。南航1架、国航1架、一二三航空1架、成都航空7架、华夏航空2架、天骄航空2架、江西航空3架。

在这一年,在飞机交付放缓,波音B737MAX仍未复飞,海外交付飞机受疫情推迟等因素影响下,国产飞机迎来了发展的机遇。民航的内需重心回到国内,民航飞机的需求释放给了国产飞机,从这个角度来看,国产飞机未来既任重道远,又前途无限。

2020年,注定是大变局、大调整、大冲击、大疫情之下的关键之年,即便是再过若干年,这一年将永不能忘。

(新媒体实习:乔懿丹)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人民交通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如需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67683008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 我要投诉
24小时值班电话:18701088869 总机:010-67683008 商务合作:010-67683008转602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京20201704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