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赛车手”:韩寒的飞驰人生

2019-09-12 11:04:22  来源:人民交通杂志

人物名片:

韩寒,著名赛车手,作家。学生时期因为获得新概念作文比赛第一名而一举成名,此后出版首部长篇小说《三重门》,创畅销纪录,同时成为一名优秀赛车手。2005年加入了上海大众333车队,2007年车队几乎包揽了所有不同组别比赛的冠军,韩寒成为中国职业赛车史上唯一一位场地和拉力的双料年度总冠军,还拥有象征中国职业赛车两项赛事最高荣誉的冠军奖杯。2010年被《时代周刊》评选为100名影响世界人物之一。2014年,其自编自导处女作电影《后会无期》上映。

“很高兴加入@迈凯伦胜之队参加China GT秦皇岛站比赛。大雨中,首钢赛道真的很刚,赛车和车队也很棒。新赛车亮相,我们拿下了GT3组别第一回合亚军,第二回合冠军。感谢技师们的劳动,感谢队友Joseph Osborne和观众们以及赞助商。下一站见。”8月11日,韩寒在他的微博里说。

8月10日-11日,继马来西亚、浙江、上海三站的比赛之后,2019 China GT迎来第四站秦皇岛站的极速对决。韩寒在这一站的比赛中驾驶迈凯伦720S GT3,参加GT3组的较量,而他在此前一天8月9日复出的首赛(2019 China GT第四站秦皇岛站排位赛)中,便已顺利拿下第一名!

上海男人,出生于1982年,职业是车手,兴趣是写作和阅读。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和独立人格与他挚爱的赛车相融合,组成了韩寒的飞驰人生。回首与赛车为伴的这么多年,关于“我是赛车手”的序曲,他有话想说。

据韩寒口述:

我唯一在北京学到的就是一些赛车的技能,因为当时喜欢开车,在朋友的改装店改了自己的车。当时有一笔版税,我就在上海买了辆车。从小就梦想自己能有辆车,当时老看《成长的烦恼》,觉得这么小就能开车特别厉害。

当时几个月里每天就上汽车论坛,那时就三种车,富康、捷达还有桑塔纳。那我想捷达这太远了,一汽大众的车——桑塔纳是上海出租车,我当时觉得像我这么有性格,打死也不能买出租车,后来就定了富康,然后第一天就开到了北京去改装。

当时刚刚全国开始有汽车改装。结果不幸到了北京以后,发现富康是北京的出租车,然后我就特别难过,所以想,既然改了得改得更加不一样,花了几万块钱吧。结果原来不改的时候那富康0-100加速估计还是12、13秒,改了以后是14、15秒。

加了好多东西车更重了。那时认识一些朋友,就是玩车的那些,在北京留下来了。后来在北京留下来了就开始在街上飙车,那会儿要比后来媒体炒作的“二环十三郎”早好几年。

当时四环通了,五环也通了。在五环上面正着开反着开都可以,还没有正式通车的时候。后来在北京大概待了有几年,几年以后我就想做职业车手,做全中国最好的车手。

因为当时,我总觉得写东西不好。那时觉得写东西交女朋友不方便,人家问你做什么的,你说“我是一个作家”,“不好意思!”我想画家也有一样的困惑,可能会好点。

以前我一个朋友,是国内最好的赛车手,当时在重庆。他跟国内一个歌手同时追求一个女孩子,后来女孩跟我这朋友走了,跟他走的原因是,“我觉得你的职业听上去比较拉风”,一开始确实这方面的因素在,赛车总觉得是人类力量的延伸。

后来我参加职业赛,基本上把写书的钱都赛车了,我不喜欢跑车和敞篷车,我就喜欢职业的比赛。很多人不能理解,因为赛车你自己觉得是一个非常正当的职业,可人家觉得你是在那里飙车,或者跟人家想象中的不一样,人家会觉得你在开着名贵的跑车,其实赛车不是这样的。

我就喜欢职业比赛,我就喜欢。因为当时我在学校里面是长跑,在区里面怎么跑都是第一名,就是那个时候我是可以控制自己跑步的。

我想拿第一就第一,我想拿第二就第二,有的时候适当拿第二,因为我不喜欢训练。然后我们老师说“你不训练怎么能够跑第一”,我跟老师说我是那种比赛型的选手,我相信人的体力是一定能一训练就训练掉了的,我就训练训练给你看。然后我就开始辛苦训练一个星期,比赛故意拿了第二,我们老师一看,你不能训练,你以后就别训练。

后来经历了3、4年时间我慢慢开始拿冠军,因为这个跟跑步不一样,要有一辆很好的赛车,我不喜欢、也没有经纪人,也没有助手帮我打理这些东西,不喜欢和车队沟通交流,独来独往。那个时候方程式也开过,现在开的是拉力赛和方程赛,就是国内的轿车改装成比赛国产的全国汽车产地锦标赛。

赛车上出过车祸,没怎么受伤。如果再用民用车上的话,肯定很危险,民用车以前也出过车祸,但都是比较小的车祸。

介入中国赛车这一行其实有10多年了,但那是因为中国赛车随着中国汽车而发展起来,当时中国汽车产业一般,都只有富康、桑塔纳和捷达。

那个时候赛车不是特别受人关注,现在好一些,但现在好多人认为你去赛车是为了出风头。这不是一个出风头的行业,因为你到街上去问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不知道去年谁拿了第一,谁拿了第二,所以离出风头还差很远,等到出风头的时候估计我就已经退役了。

还有一点,当赛车手,其实很多时候父母都会觉得危险。

另外,上海、北京、珠海、成都,拉力赛在贵州长春全国各地都有,所以有的时候经常要去国内特别偏远的地方,国内的城市走得挺多的,因为比赛特别多。

去过一次日本比赛,但是很仓促,就因为签证。起得早,当时签证有一些问题,签的时侯花了比较长的时间,差一点没有赶到比赛,去了2、3天就回来了,那时候是一个亚洲方程式比赛。

他们那边赛车文化和汽车文化比我们这里先进很多很多,没有办法比,我们只有在车手方面通过这两年个人的努力,可能跟他们那边车手水平已经接近,或者在很多方面某一些方面已经超过他们,但是整个赛车文化还差很远。

我有的时候特别喜欢打台球的比赛,因为老觉得那个比赛对人类比较公平一些。到了二十几岁的时候,虽然在职业生涯里是属于最好的一个时候,成绩也都很好,但是很快就可能退役,30岁左右。有的时候很不甘心,但实在是在体育竞技上面已经到了一定的岁数,赛场还好一些。(王占全)

(责任编辑:张凤元)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人民交通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67637567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总机:010-67637567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邮政编码:100079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