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黄金水道70年绘就壮丽诗篇

2019-12-05 11:23:49  来源:《长江航运研究》

从雪山到东海,长江或缓步徐行,或飞流直下,或波澜不惊,或万钧雷霆,如伟岸的巨人,象征着华夏璀璨文明。

70年峥嵘岁月,70年玉汝于成。70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但对长江航运来说,却足以书写一段极为灿烂辉煌的发展诗篇。

中华民族伴水而生,因水而盛,长江航运滋养着无数中华儿女,为国家的富强、民族的复兴、人民的幸福输送着源源不断的动力。

1 创业篇——白手起家,激情满怀

“阿宝,一会带你去看港口的大轮船大挖机, 好大好大,好多好多!”老爷子做着鬼脸手舞足蹈地逗趣着奶娃娃。

在张家港,这一句吴侬软语的乡下话已然成为了当地特色文化的分支,总是能成功安抚嚎啕大哭的幼儿,也总是能成功吸引懵懂好奇的孩童。

孩子们哪里知道,70年前的张家港港,只是一片滩涂呢?

陈光发是张家港港务集团的退休老员工,他向记者讲述了张家港港建设初期的光辉岁月。

当时的张家港是沙洲西部的一条通江运河。江边是一望无际的芦苇滩,附近没有像样的集镇,物资供应困难,不通公共汽车,来去只能走乡间小道, 雨天道路泥泞,晴天尘土飞扬。

“这确是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陈光发回忆道,1968年2月19日,经过紧张筹备,张家港建港工程正式开工。由于建港工程包括修筑沿江围堤、江岸保坍、疏浚巫山港、新建巫山船闸、建造张家港到后塍的公路、建造区内工房和道路等10多项工程,需要大量民工。苏州地区和沙洲县组织 了数万民工,浩浩荡荡进驻江边芦苇滩,艰苦创业,民工最多时竟超过10万人。

而南沙公社的老百姓在建港工程中表现出很高的觉悟和极大的热情。

高峰大队老贫农崔岐全等四位老大爷与八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娘,组成人老心红的老年突击队,坚持与年轻人一样打夜工。他们说:“多挑一担泥也是我们向毛主席敬献的一颗红心啊!”负责抽水站的小张,为保证抽水机正常运转不出故障,竟连续几天上班不休息,一次值班到深夜两点钟昏倒在机 器旁。桥梁施工队负责浇筑桥基的4位民工为保证 浇筑质量,冒着近零下 10 度的严寒,睡在浇好不久的混凝土桥基上过夜,用人体为之保暖……

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干部群众和工程技术人员冒严寒、战酷暑,围堰吹填,筑堤修路,用满腔热血和身身汗水,谱写了一曲曲壮丽的建港赞歌。

“长江航运的发展改变了我的生活。”居民徐琳娜动情地说。

港口发展,让居民从泥瓦房集中搬到了居民点,盖起了新楼房,添上了新家具,过上了安居乐业的新生活。宽敞的马路车水马龙,道路两旁绿树成荫,繁华的都市被平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所填充着,红砖瓦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

从建港伊始的战战兢兢到拓展创建的稳扎稳打,再到整合启程的砥砺奋进,从沙洲芦苇滩的一片杂草泥泞到码头汽笛轰鸣的一片繁荣景象,张家港的创业史也是长江港口的发展史——专业化、规 模化、现代化程度不断提高,亿吨大港从无到有,现在达到14个;万吨级生产性泊位从寥寥无几发展到587个;长江干线形成了三大航运中心、5个自由贸易区、22个主要港口、26个水运开放口岸。

清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远航归来的巨轮与朝晖一起驶进港湾。江风轻拂,门机高擎巨臂呼唤着同伴,装载机、皮带机、牵引车、拖轮齐奏乐章,装卸、运输、吊放各种作业井然有序,立体的作业面、信息化数据的传输,生机无限地铺设 开来……从光辉岁月中走来的中国港口,正以昂扬之态,成为城市繁荣发展的桥头堡。

2 转型篇——山河变换,船畅人和

“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8月13日下午,在动人的《长江之歌》的歌声中,全国首趟“时光邮轮”从重庆朝天门码头出发,驶往宜昌,拉开了为期一个月的长江沿线“时光邮轮”主题活动。

家住新疆库尔勒的王女士特地带自己72岁的母亲前来体验,“听说邮轮上设置了‘时光记忆展’、 ‘咱家的70年’、‘时光的士高’等7项主题互动板块,我母亲说想来找回忆,我就特地带她过来, 一边看展,一边看看跟新疆不一样的壮丽峡江风光, 体验别样三峡风情。而且邮轮价格不贵,吃住一体, 很适合带老人家休闲旅游。”

邮轮缓缓前行,只见三峡两岸山峦连绵起伏,树木郁郁葱葱,缠绕在山顶的云雾,更增添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在改革开放初期,长江上的船主要是货船或者用于交通的客班船。1978年,由沪东造船厂建造的 “昆仑号”开始试水长江游船旅游业务,旅游意义上的长江三峡游轮时代正式开启,并迅速成为中国旅游的“四大名片”,是海外入境游客必选线路。

“上世纪80年代,我非常骄傲自己在游轮上工作。那时候在中国,外国人很少见,但我们船上90% 都是外国游客。”高庆迁是重庆长江黄金邮轮有限公司总船长,1981年就开始在长江邮轮上工作。他告诉记者,那时能上三峡游轮工作,是长江船员梦寐以求的,“因此三峡游轮的船员个个都是百里挑一,业务技术精湛。”

技术不精湛,也驾驭不了三峡之“险”。在三峡大坝建设之前,川江自然航段,航道曲折、水流湍急,一直被称作“天堑”。在这样的航段要保证游轮安全,没有高超的驾船技术,没有过硬的本领和绝活,是难以战险滩、斗急流、避礁石、过浅槽,确保行船安全的。

高峡出平湖,水深好行船,近年来不断深化的 航道为大型游轮的通航提供了极大便利。“早期的长江游轮只有68米长,13.5米宽,满载只能载客100多人。现在船只可以长达150米甚至更长,载客500多人,且80%都是国内游客。”高庆迁介绍。

长江港航联盟船东协会旅游客运专委会会长、重庆长江黄金游轮有限公司监事长蒋宗金给记者提供了一组资料:2011-2013年,13艘130米以上的 大型豪华游轮集中上线投入市场,无论在硬件品质还是软件服务上都实现了质的飞跃,成为世界内河游轮的标杆。数据显示,2018年长江游轮共运行5103个航次,接待游客100万人,载客率达80%以上,长江游轮旅游市场迎来新一轮增长高峰。

从最初的长江普通客运到现在的高端豪华游轮,从原始意义的交通工具到高品质的休闲旅游方式,作为长江黄金水道的承载物,游轮的发展见证了长江黄金水道成色更足的时代变迁——目前,长江水系14省市拥有内河货运船舶近12万艘,船舶大型化、专业化、标准化水平日益提升,干线货船平均吨位从改革开放初期150吨提升到1780吨, 增长近11倍,居世界先进水平,干线货运量大幅增长,多年来稳居世界内河第一。

每当夜幕降临之际,点点航标灯点缀着江面,像母亲河动人的眼眸,怜爱地注视着两岸安居乐业的人们。一艘艘灯火通明的游轮驶过,带来一片欢声笑语。

3 生态篇——青山绿水,福及千年

一江清水,两岸青葱,新时代的“长江之歌”已响彻云霄;滚滚长江,横贯东西,新征程上尽显绿色风采。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强调,“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 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使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

由此,绿色成为长江航运发展一以贯之的底色。岸线齐整,靠的是减法,取缔非法码头、腾退岸线,恢复生态岸线。

在湖北武汉,从2016年3月起,启动了长江、汉江武汉段沿江港口岸线资源环境综合整治工作。 此后,武汉又迅速将工作重点转入规范、提升一批码头,集中力量,拆除不符合规范提升条件的码头。

家住硚口区的80后陈女士十分支持绿色长江建设,“小时候我家旁还有一个采砂码头,黑色的大皮带运转着,扬起来蒙蒙尘沙,十分呛人,我那时还得了鼻炎。”与记者一起站在汉江边,她用力吸了吸鼻子,“非法码头整治后,岸边绿化也恢复了,我每天与朋友过来散步。”

截至目前,武汉共取缔(拆除)各类码头300余个,腾退岸线30余公里,补植复绿滩地面积200多万平方米,核心区港口码头岸线资源优化调整基本完成。

沿岸郁郁葱葱,靠的是减法。江中持续增绿, 靠的是加法。

在上海横沙岛的长江入海口处,“长出”一片8万亩湿地乐园,这是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送给大自然的“回礼”。深水航道疏浚会产生大量的疏浚土,一般的处理方法是直接抛掷长江口以外海域,但会对海洋环境造成一定影响。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探索出疏浚土综合利用吹填造陆的新路子,在变废为宝的同时,消除了对水环境的污染。

如今走进横沙岛东滩湿地公园,30 公里的通海 大堤一直延伸入海中,河堤两侧成片的芦苇一眼望不到边,飞鸟在期间栖息觅食,形成了一幅和谐的自然景观。家住崇明的吴先生是一位摄影爱好者, 也是湿地公园的常客。“一到九、十月这里非常热闹, 各种鸟类成群结对,和鸟一样多的还有拍鸟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70年与水为伴,长航人学会了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法则——在航道建设中生态保护由“重补偿”向“修复与补偿并重”转变,建立并实施了生态修复和生态补偿相结合的新机制。一个个类似的航道整治项目,正形成一个又一个湿地公园,让长江黄金水道绿色发展。

群山之间,盈盈江水,碧绿如翠,令人叹为观止。站在船头,望着两岸青山与漂亮的湖滨城镇,长江 人文生态之美,令人心旷神怡。

4 安畅篇——守住红线,保驾发展

安全,永远是长江航运永远摆在首位的底线与红线。而身负保证船舶航行安全重任的航标灯的升级,为 70年沧桑巨变写下生动注脚。

现年90岁的王守田,从青春年少到满头银花,从风华正茂到饱经风霜 , 把美好时光奉献给了船舶和长江航道事业。“原来,风里来雨里去,船舶条件和航道条件十分艰苦。”王守田告诉记者,70年前,航标灯是竹子做的,缆绳也是竹丝编织的,岸标都是航道人用肩扛身背上山的。

上个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初,长江航道上使用的是煤油航标灯,每天晚上航标工都要出航点灯, 早晨出航收灯。“日守孤洲,夜守灯标”成为长江航道职工的艰苦生活的真实写照。进入70年代后,航标灯使用了电气化,条件有了一定的改善,但依然是晚上要开灯,早上要关灯;80年代后期使用的是霓虹灯,采用的是磁罐变压器,电压极不稳定,容易受潮,使用的寿命很短,遇到灯标碰撞后难以修复。

如今,长线全线都用上了一体化智能航标灯, 这种灯将太阳能接收板、光源、电池、测监装置集成在一起。同时,借助遥测遥控系统,“千里的航标万里远的看”,航标维护管理由驾船巡航制改为监控值守,不仅大大减轻航道工人的劳动强度,还能确保航标始终处于良好工作状态,进一步提高船舶航行尤其是夜航的安全性。以科技创新为手段, 保障行轮安全也从“一条艇、一双手、一支笔、一 张纸”转向“VTS、AIS、CCTV、VHF、无人机、电子巡航等有机结合”的现代监管模式。

回首 70 年壮丽征程,乡镇渡口渡船安全建设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百里洲位于枝江长江中游荆江段首段,环江堤防74公里,是长江上最大的江心洲。洲上近10万人必须依靠24处渡口上的29艘客渡船、5艘汽渡船过江出行。宝筏寺汽车轮渡码头就是连接两岸农村物资运输、人民生产生活、学生家校往返的的重要通道之一。

曾几何时,每逢节假日、农忙时,码头上人车混杂,车子排队上船,一排就是数小时。2017年,宝筏寺汽车轮渡码头综合整治工程验收,绿化面积6065 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199.38平方米,码头接线道路及场内道路380米,新建了收费站、调度室、公厕和停车场,渡口下坡道边也新安装了固定防护措施,红黄相间的颜色醒目可见。

“原来我开货车上船最怕行人乱窜,现在人车分流,上下车辆也分流,各行其道,我觉得更安全了。 而且现在中间有护栏,车子上船都蛮有秩序,过河速度又快又安全!”常年从事农产品运输的精华村村民刘大强对记者说。

胸中有丘壑,眼里存山河。七十载,光辉岁月弹指一挥间;七十载,长江航运沧桑巨变。长江航运一个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改变,切实增强了群众 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也印刻着一代代长江奋斗者的足迹,见证着新中国波澜壮阔的水运发展 史。

(新媒体责编:张凤元)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人民交通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如需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67683008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 我要投诉
24小时值班电话:18701088869 总机:010-67683008 商务合作:010-67683008转602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京20201704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