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堡——北京最古老的火车站

2020-11-05 11:11:28  来源:人民交通杂志

人民交通杂志讯(本刊记者 / 蔡晓臻)我国很多大城市都有好几个火车站,这是因为最开始建造铁路时,客流量不大,现代“零换乘”的交通枢纽还不存在。而且最初我国技术相对落后,将众多方向不一的铁轨铺到同一座车站,并全部顺畅地连接而不发生冲突,这是一件有技术难度的问题。所以北京经过天津往东北或江南方向去的,就走前门东火车站;沿京广线往武汉方向去的就走前门西火车站,往张家口的,就走西直门火车站。据说,鲁迅和沈从文作为那个时代的“北漂一族”到北京来,就是从前门东火车站下车的。

北京最古老的火车站

为什么说马家堡是北京城最早的火车站呢?虽然1865年英国人在宣武门外及后来在北海、南海建过火车站,而且他们的建造时间比马家堡火车站早,但这些小火车站的主要作用在于广告以及供一小部分人娱乐,不算作真正意义上有运输用途的交通设施。而马家堡火车站是按照客货两用而建,它连通京汉、京沈铁路,是真正意义上的北京城最早的火车站。

马家堡在历史上曾是京南著名的村庄,现为南苑乡一个行政村。马家堡原名马家铺,“铺”通“堡”,本为驿站。马家堡大约明末清初成村,是个大村庄。地处京城南边,清代时紧临南苑皇家园林围墙,马家堡在围墙西北部,南苑共有13座角门,马家堡角门旧址在马家堡南街西口。南苑的角门都已无存,只留马家堡角门地名。马家堡火车站遗址位于北京城南永定门外马家堡村马草河以北,马家堡路和马家堡东路之间,北距南三环50米,今天北京市小型动力机械厂平房宿舍区所在地,原来被人们称为“洋灰台”。

“洋灰台”即为车站地基,因为上部建筑被义和团烧毁,所以只剩下洋灰浇注的地基。根据地基复原,车站原形坐北朝南,俯视为三个长方形纵向相连,略似“凸”字,站房在北,站台在南,再南为铁道。车站总占地面积不小于1500平方米,月台长近90米,宽约11米,约有1000平方米。现地基保存较完整。

选址马家堡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北京城的结构是这样的,北城多为豪门大户,庭院深深,但门可罗雀,人气不旺。大部分的城市居民居住于南城,相应的南城有更多的商业、会馆以及饭庄旅店,相比城北,城南人气更足。而且当时封建思想,害怕铁路进城破坏了北京城的风水,所以火车站修到此地就不再往前修了。

马家堡地理位置适宜,它古时就是进京的交通要道,距城墙直线距离2公里,距永定门3公里,车站与城门构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商旅百姓从此地下车后进城比较方便,但如果将车站放在永定门正南方,向北直接对着封建王朝的统治中心,一些人恐怕从心理上接受不了。若是将车站放在右安门外又不方便去往城东的旅客。且此地距离崇文门税关较近,货物上税方便。因此,马家堡的地理位置是适合建火车站的。

从自然环境看,马家堡村地势比较高,周围虽然泉水多、河流多,但少有水患威胁,水文地质条件均佳。从人文环境看,该村人口众多,车站服务及物品供给的人力资源将得到保障。在那个相对封闭的社会里,这一点是工程师必须考虑的。这里的村民原来从事的职业多是种地、养花,生活无忧,他们很少经商,缺乏与人打交道的经验,也没有沾上商人的不良习气,民风相当淳朴,筑路的时候不会遭到村民的反对,更重要的是,马家堡虽然地处皇城根,但周边地势很开阔,寺院、坟墓等建筑物不多,征地拆迁的成本可以大大降低。由此看来,当时的筑路工程师对马家堡村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也进行了一番考察。

车站成为城南地标

清末修铁路时经历了长时间的争论,遭到慈禧为首的保守派的激烈反对。光绪二十一年(1895)修天津至卢沟桥铁路,1898年建成。1896年修卢沟桥至汉口铁路,1906年通车。1895年铁路修到丰台,建了丰台火车站。1897年由丰台接轨至马家堡,并建了马家堡火车站。马家堡火车站与津卢铁路、卢汉铁路连轨,成为通往汉口、沈阳的起点,马家堡火车站是北京最早的火车始发站、终点站,也是北京的火车总站。

马家堡车站于1896年正式动工,是在上海吴淞铁路建造的20年后。这座北京最古老的火车站选址,也和风水有关。当时清朝朝廷觉得铁路所经过之处,会破坏那里的风水。当时,为了避免让天津至通州铁路经过清东陵,清朝朝廷决定将北京火车站终点由京东的通州改定为京西的卢沟桥,全路称津卢铁路。就这样一改,需要增加许多桥梁,而且单线改为复线,清政府向英国、德国借了40万英镑,才勉强使工程继续下去。那一年,正好是清政府三年一次的乡试之年,许多年轻学子都怀揣包裹,准备乘火车到京城去一展才华。终于,1897年的夏天,马家堡车站正式竣工了。车站为英国人监造,有着典型的英式风格,车站主体建筑有三层楼高,气势恢弘,为当地地标式建筑。

马家堡车站建成后,在车站周围出现了很多新兴的店铺,例如茶棚、缸店、旅店、澡堂子、落子馆等,其中王记茶棚在整个城南近郊都小有名气,车站周围还盖有一些大栈房,用于商人存货,同时也有搬运工人聚集于此成立“脚行”,收入颇丰。由于车站的带动,马家堡已经成为当时永定门外最繁华的地段了。

带动周围地区经济发展

马家堡火车站作为北京的铁路总站,存在了7年左右的时间,虽然它存在时间不太长,但对带动周围地区商业、市政、交通及促进中国铁路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1898年为了方便人们乘坐火车,由英国人在马家堡火车站北1公里的凉水河上修建了一座水泥结构桥,取代了原来的土桥,当地百姓称为“洋桥”(1990年拆除原桥建了新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桥,仍称洋桥,1990年在此桥南边的三环路上修建一座立交桥,也名洋桥)。后来在此桥南边形成一个自然村,故取名洋桥村。如今洋桥已成为地区名。马家堡修建火车站后,为了方便京城人员上下火车,在1899年由西门子公司承建永定门至马家堡的有轨电车线路。它比北京城内的有轨电车要早20多年,是北京最早的有轨电车,也是中国第一条有轨电车线路。民国初年北京城内要修有轨电车时,1918年9月1日《群强报》向市民介绍说:所说的电车“是庚子(1900年)以前永定门到马家堡安过的电车。这种电车,是在当街马路上铺上铁轨,旁边竖上铁柱,柱上安横梁,梁上悬电线,电车在铁轨上行走,借上边电线的电力,要开就开,要住就住,要快就快,要慢就慢”。王伟杰编著《北京趣闻1000题》记载:“北京电车公司是一官商办的机构,创建于1921年6月。1924年12月17日举行开车仪式,18日正式通车。通车的第一条路线是前门至西直门。”北京第一家电车公司是北洋政府组建的,公司总部设在西总部胡同,钢轨订购于法国,开车典礼在正阳门举行。

马家堡火车站旧址在马家堡村北,马草河北边,铁路是东西方向。20世纪60年代初期,尚有废弃的一段旧铁道和车站遗址,铁道是窄轨的。车站站台在铁道北侧,用水泥筑成,长约30米,宽约6米,在站台上原盖有一座供英国人住的小洋楼,因而此地原名洋楼台。后来小洋楼被义和团烧毁,当地村民改称洋灰台。以马家堡村的视角,有东洋灰台、北洋灰台。1963年马家堡第五生产队曾在北洋灰台(今戏曲学校之地)上晾晒过药材。东洋灰台在村东北角,原北京市小型动力机械厂北门西边,东洋灰台上已盖了居民住房,洋灰台成为房子的基础,此地仍具较高的地势。

丰台地区是铁路交通枢纽,它连接京汉、京广、京沈、丰沙等铁路,在新中国成立前曾设有丰台、长辛店、卢沟桥、马家堡等火车站。新中国成立后,又建了丰台西、石景山南、大红门、大灰厂、北京西等火车站。

火烧洋楼

1900年春夏间,义和团运动在直隶等省风起云涌,迅猛发展起来,并以破竹之势向京城逼近。义和团在当地百姓的配合下又掀起了一次次破坏津卢铁路的高潮:农历五月初一,烧毁长辛店车站、料厂;五月初二,烧毁丰台车站、房栈;五月初三,烧毁高碑店站,拆除附近铁轨;五月初八,烧毁黄村车站。五月十六日,公元1900年6月12日,马家堡火车站被付之一炬。

关于车站被烧的具体情节,假如你有兴趣到马家堡村走一走,拜访一些老人,或许能听到多种说法。比较典型的一个细节是,一名义和团员点着了一把竹扫帚,沿着大楼四周奔跑着,逐渐点着了整个大楼。当地老百姓把这个情节命名为“火烧洋楼台”。

今天,从文物保护的角度来说,或许我们感觉到义和团破坏面太广,珍贵的历史建筑理应得到保留。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义和团反对列强对中国的侵吞与欺压,洋人的一切都要摧毁,洋人参与设计建造的火车站同样不能放过。

慈禧太后在这里下车

马家堡火车站建筑物没有了,近期内无法再次恢复营运,它的进京火车终点站的地位就此失去,将要被别的车站替代。但是这车站在1902年又风光热闹了一次。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时,慈禧太后、光绪皇帝逃往西安,1902年返京时因卢汉铁路尚未通车,他们于10月28日10时在保定改乘专列,12时在马家堡车站下了火车,官员们为了迎接慈禧太后,还在车站搭建了一个彩牌楼。慈禧一行下火车后,分乘八抬大轿回宫。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天坛成了外国军队的兵营,为了运输军用物资,曾在永定门东边的城墙开洞,把铁路修到天坛。光绪三十二年(1906)才把铁路从马家堡经永定门修到北京城内前门东侧,名前门火车站。因前门西侧有货运火车站,前门车站又称前门客车站或前门东站。马家堡火车站约在1902年撤销后(于1959年拆除),往北移1公里,在新修的京汉、京沈宽轨铁路旁边建有马家堡临时停车站。

历史上的马家堡火车站一共有两个,一个在右安门外,就是被义和团烧掉的那那座;另一座在永定门外,是1900年建造的,具体地址在今北京南站货场南侧。从1902年到1987年,永定门外的马家堡火车站改名叫永定门车站,1988年开始称北京南站。马家堡火车站虽然消失了,但铁路等先进的西方科学技术却渐渐地被国人所接受、所应用。马家堡火车站只是一个开端,随后北京城市的近代化也以不可阻挡的态势继续向前发展着。如今,作为一座火车站,它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里,只是地名还在,一些发生在这里的历史事件还静静地记录在档案里。

()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人民交通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如需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67683008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 我要投诉
24小时值班电话:18701088869 总机:010-67683008 商务合作:010-67683008转602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京20201704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