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站
  • 微信
  • 搜索
    搜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物流

    快递价格战背后 谁身陷其中?

    快递价格战背后 谁身陷其中?

    价格战下,忧患与财富

    轰轰烈烈的价格战下,巨头们的市场份额之争陷入拉锯战;但与此对应的是,快递员和快递驿站的压力越来越大,这背后,还有送货上门、投诉、罚钱之间的难题。

    “派件收入从1元/件降到了7毛/件。如果要保持和以前一样的收入,中午的休息时间压缩到仅剩半小时。”4月14日,在韵达快递工作了两年的快递员陈宁对红星资本局讲述。

    而曾经营一家菜鸟驿站的王昭,也因为利润渐少,从菜鸟驿站的老板,“跳槽”成顺丰的一名快递员。

    快递员生存现状的改变,最直观地揭示了快递行业“价格战”的动向——今年3月中旬,快递商家的必争之地义乌再次打响了价格战,8毛发全国。要知道,在2019年初,这个数字还是4.2元。

    在经历了十多年的竞争后,快递行业早已告别高速增长,从增量市场转为余量市场,但各家快递公司之间的竞争却没有停止。

    业内人士表示,快递市场产品同质化严重,想要抢夺市场,只有从价格、时效和服务三个维度下手,而价格又是其中最灵活的变量,这就导致了快递行业的发展总是不断伴随着大大小小的价格战。

    在快递小哥层面,他们被迫参与价格战,派件压力也在随之增长,在巨大的工作量、庞大的压力与不太匹配的收入之间挣扎,陷入了“增量不增收”的怪圈。

    价格:最灵活的变量

    在资本市场上要讲好故事,快递巨头们一手降价推动单量增长,另一手压缩成本维持利润。

    在韵达做了两年快递员的陈宁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6点出门,晚上9点收工的生活。一年下来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但是每个月可以赚到1.5万元,他也逐渐适应了这种节奏。但从今年开始,陈宁派件的收入从1元/件降到了7毛/件。“现在,我们的单件利润空间都在缩小,我只有给自己增加量,才能保证收入。”他告诉红星资本局,“顺丰的快递员送一个件1.5元左右,相当于我们送两个,我要维持同样的收入,只能多送一个件、多收一个件、多维系点客户。”

    陈宁说,这一次的快递“价格战”来临之前,他在10点半就能完成完成上午的工作。但现在,要不断地去网点运件,中午12点半才能休息,下午1点又开始了工作。每天中午吃饭、休息的时间,压缩到仅剩半个小时。

    2020年三季度,韵达、申通、圆通、中通的单票收入只有1.25-2.15元,同比降幅在18.4%到33.8%之间。2020年,顺丰单票收入为17.77元,同比减少16.93%,2021年1月、2月,其单票收入继续降至17.26元、15.11元,不断创月度新低。

    单票收入降低的同时,业务量却保持着高速增长。目前公布的数据中,中通2020年快递全年完成业务量170亿件,同比增长40.3%;顺丰速运物流业务件量为81.37亿票,同比大增68.46%。

    在激烈的竞争中如何抢占更多市场,现在看来,快递巨头们的答案出奇的统一:降价,争夺下沉市场。有数据统计,2015年,义乌平均每单快递价格为7.44元;到了2019年上半年,价格已经腰斩至3.45元,一公斤以内的包裹最低至1元。

    推动这个价格不断走低的,不止“四通一达”,还包括顺丰,如今又来了一个极兔。

    快递员

    在价格战的硝烟下,快递单件利润下降,只有更多的单量才能维持快递员和末端网点的利润

    这是王昭当顺丰快递员的第五个月。此前,他是成都某小区菜鸟驿站的老板。两年前,王昭用10万元成本,加盟了菜鸟驿站,招了两名全职员工,工资开销每月7000块。除去房租、水电等成本,王昭一个月到手6000多元。

    王昭说,从去年开始,明显感觉做驿站到手的利润越来越少了,“以前派件是1块,从去年降到了8毛,除去各种成本,我一个包裹才赚3毛。”总的来说,每个月的收入减少了1000多元,面对人工、房租等压力,王昭不得已选择了转让,来到顺丰做了快递员。

    除了派件的价格越来越低,让王昭更为头疼的还有投诉:“如果员工态度不好、排队很多,客户投诉一次就会扣20元,一个包才赚3毛,一下就扣20,我一个月的罚款都在1000元左右。”

    韵达的快递员小陈给红星资本局算了一笔账:他每天的单量是800-1000个,只有200-300个包裹因为没有站点条件,需要挨个送上门,但这200-300个包裹送上门要花费他3个多小时;而剩下70%的包裹送到驿站,只需要花1个多小时。在价格战的硝烟下,快递单件利润下降,只有更多的单量才能维持快递员和末端网点的利润,所以快递员会将包裹直接放在驿站或者快递柜。但放在驿站和快递柜也要付出成本的,另一位顺丰快递员告诉红星资本局,菜鸟驿站的单价是5毛,快递柜则是3毛5,有时候快递柜超时还会收快递员的费用。但在节省时间面前,这些成本不得不出。

    消费者

    在黑猫投诉上,用户关于快递方面的投诉案例达到了22万条,其中许多投诉都是关于快递不送货上门

    然而,快递公司在抢夺市场的同时,也伤了用户体验。红星资本局发现,在黑猫投诉上,用户关于快递方面的投诉案例达到了22万条,其中许多投诉都是关于快递不送货上门。现如今,平台也已关注到这一问题。

    4月15日,淘宝宣布将联合菜鸟驿站推出按需送货上门服务,首批尝试将在北京、上海、杭州三个城市启动,淘宝包裹入站后,消费者可以选择自主送货上门或到驿站自提。

    菜鸟网络的相关工作人员对红星资本局解释:“用户在淘宝、天猫上购买的商品,可以通过菜鸟驿站的工作人员送货上门,由此产生的配送费,淘宝会给予菜鸟驿站相应的补贴。”

    外界对此解读为,淘宝助攻通达系,用提高用户服务差异化来和顺丰、京东、极兔竞争。但陈宁却高兴不起来,他担心补贴只是一时的,但送货上门的付出的人工和时间成本又很高,如果补贴停了,又会重新面临更多的任务量或被投诉这样两难的选择。

    快递驿站

    低价竞争持续,但总部罚款又不减,现在越来越多的快递加盟网点进入亏损状态

    同样的,在成都经营着一家快递驿站的刘斌也面临频繁的扣罚,“只要用户投诉,公司就会罚款。我现在每个月的罚款都超过1000元。”除了被罚,快递网点加盟模式下,快递员还面临着朝不保夕的情况,此前曾多次曝出快递网点发不出工资的消息。而这背后,与加盟制的轻资产模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轻资产模式有利于公司初期的高速扩张,但不利于后期管理。

    快递驿站的刘老板告诉红星资本局:“低价竞争持续,但总部罚款又不减,现在越来越多的快递加盟网点进入亏损状态。打个比方,一个区域一天只能有10个投诉指标,只要超标就会罚款,把握不好,还会赔钱。”

    什么时候会罚款?极兔速递的快递员白语告诉红星资本局:“丢件、调包还有包装损坏,都有可能罚款,我们快递员要承担很多风险的。”白语所在的极兔速递,被外界看作“拼多多系快递公司”。“极兔有很多拼多多的电商单,单价比较低,很多都是1块2块的东西,但是遇到投诉,罚款最高都达到了上千元。”白语讲述。

    成都速禧物流配送中心的负责人林锋认为,快递战长期打下去,各家快递公司都会损失利润,一级压一级,最终吃亏的还是快递员。但他同时指出另一个问题:“快递员工资到手变低,就会出现流失严重的情况,没有员工,网点也会受影响,再上一级影响的就是公司总部。”

    白语也明显感觉到近期快递员流失很多:“总部在紧抓服务,但是压力却一层层传递到快递员这里。”

    快递公司

    一边是头部快递公司市值猛增财富暴涨,一边是数家二线快递公司陷入困局

    2016年,快递巨头们纷纷敲响上市的钟声。如今5年过去了,顺丰速运总裁王卫、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韵达股份董事长聂腾云、圆通速运董事长喻渭蛟积累起巨额财富,纷纷上榜福布斯富豪榜。其中顺丰控股王卫以2148.5亿元财富值遥遥领先,位居快递业富豪榜首位。

    而成立于2015年的极兔,进入中国市场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以拼多多式的打法,成了快递行业的搅局者,迅速达到了通达系花费十几年换来的规模。

    有业内人士透露,极兔快递日单量在今年1月已达2000万。并且刚刚融资18亿美元,估值已经达到78亿美元,市值上仅次于顺丰和中通。没想到极兔掀起的价格战,反应最强烈的却是顺丰。

    日前,顺丰控股(002352.SZ)一季度业绩暴雷,预计亏损9亿-11亿元,而去年同期在疫情影响下也有9亿元以上的净利润。公告发布后,顺丰控股一字板跌停,董事长王卫当天晚上在股东大会上致歉,并表示“这样的问题不会出现第二次”。

    快递头部企业顺丰如此处境下,尾部快递企业又如何呢?有媒体统计,从2018年至今,有12家二线快递公司陷入困局,其中快捷快递、国通快递、全峰快递等6家彻底出局。如今,处在风口浪尖的巨头们谁都不敢放松,想要高枕无忧,路还有很远。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许媛 实习记者 强亚铣

    快递价格战何时熄火

    4月9日,义乌邮政局处罚了极兔、百世两家快递公司,原因是低价倾销。这两家快递企业在义乌的部分分拨中心也停运整顿。4月14日,极兔义乌区域一位业务人员向记者透露,极兔在义乌有四、五个分拨中心,目前只停运了一个,可以正常发货,没有受处罚影响。“现在极兔最低价格是1.5元每单,上面管控很严格,而处罚之前多是每单1.2元、1.3元。”陈韬在义乌经营着一家仓储面积达10万平米的云仓。云仓可以简单理解为给商家尤其是小商家提供打包、发件、储存等服务的第三方机构。陈韬透露,“义乌邮政局要求各家快递公司单价不得低于1.4元,只要是查到面单价格低于1.4元就查封,不管是云仓,还是极兔自己的渠道都不敢报低价了,哪怕是没生意做。”

    快递物流专家、贯铄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CEO赵小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价格战会带来恶性循环,使消费者和快递员受损。“价格战必然带来快递网点的波动,网点波动意味着快递末端不稳定,直接反应就是快递员收入下降,以及服务质量下降,最终失去用户。”赵小敏说。

    价格战何时才能结束?中信证券在一则报告里预计,激烈的价格战仍将贯穿2021年全年。“行业大体格局确定前,任何价格停战动作都被证明无效。”

    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2020年年末时表示,随着快递企业分化的进展,“价格战”会趋缓乃至出现拐点。至于拐点何时到来,赖梅松认为,这仍将取决于龙头企业产能的市场投入,但“这个时间点不会等太久”。

    赵小敏预计,快递行业价格战将在2021年二季度末告一段落。“主要是基于对快递企业市场份额的变化分析,目前看没有更大提升,同时因为价格战带来的末端网点、快递员不稳定,已经严重提影响了用户体验。”赵小敏说,“价格战进行到一定阶段会出现临界点,比如快递企业继续降价,业务量不升反降;再比如网点波动波动的数量规模越来越大,失去控制,都是价格战临界点到来的标志。”

    (新媒体责编:xmtqyd)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人民交通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如需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67683008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人民交通24小时值班手机:15210989870 总机:010-67683008 商务合作:010-67683008转602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京B2-20201704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京师(兰州)律师事务所 李大伟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