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逃犯"戈恩出书 揭露日本与日产联盟背后阴谋

2020-11-06 10:00:25  来源: 中国经济网

据外媒报道,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本周已出版新书,讲述其2018年在日本被捕、130天日本监禁和电影般的逃亡经历。

(卡洛斯·戈恩;图片来源:戈恩LinkedIn主页)

戈恩一直否认日本方面对其提起的财务违规指控,并称其被捕是被设计,是因为有人想要阻止他进一步整合雷诺和日产。戈恩在前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士兵Michael Taylor的协助下逃离日本后,一直生活在黎巴嫩贝鲁特。

今年早些时候,戈恩承诺,这本新书将披露更多新信息,精彩程度直逼好莱坞电影。例如,他将提供日产、日本检方和政府相互勾结的“明确证据”。

但在这本名叫《真相大白的时刻》(Time for the Truth)的书中,大部分仍是戈恩律师曾经的辩词,比如控告戈恩财务违规证据不足、沙特阿拉伯商业伙伴Khaled Juffali无辜的“友好支持”、日产内部多达10层防止挪用公款的决策程序。

不过,戈恩与其合著者Philippe Ries(此前是一名记者)也在书中明确叙述了,戈恩眼中的被捕、监禁,以及联盟背后的董事会阴谋。当然,这本足有473页的书也按年份记录了戈恩的职业功绩,提供了历史启示和相关管理经验。

戈恩在书中针对性地谴责了很多人,包括日产、雷诺、法国和日本政府、日本司法系统、媒体和他的第一批辩护律师,这些律师被认为是不称职的、“可能是最糟糕的辩护团队”。

下面是戈恩在新书中阐述的部分观点:

日产

戈恩将他所认为的阴谋集团称为“老日产”。据称,该阴谋集团由董事会成员丰田章男(Masakazu Toyoda)、负责政府关系的前高管Hitoshi Kawaguchi和审计员Hidetoshi Imazu领导,企图让他下台。据戈恩所称,其继任者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也卷入了此事,而他本人其后也因薪酬丑闻而不得不辞去日产首席执行官一职。另一位内部人士Hari Nada也参与了此事,他被威胁要配合行事,否则将送他入狱。

日本政府

据戈恩称,Kawaguchi和前日本政府二把手、现任首相菅义伟的紧密关系(甚至是友好的关系)是这起阴谋的关键。他指出,其律师Akihide Kumada(曾担任首相安倍晋三的顾问)当时已经与日产阴谋者、政府和检察官建立联系。戈恩长期以来一直坚称,在他再次当选雷诺总裁,并且得到法国政府授权将两公司结成不可逆转的联盟时,日产和日本政府就开始联手行动,因为此举威胁到了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的独立性。

法国政府

戈恩攻击了法国对日本的“绥靖主义”。他还指责政府盲目寻求增持雷诺股份,却忽视了这会对日产和日本的关系造成潜在不利后果。书中也没说雷诺董事长Jean-Dominique Senard的好话。

媒体

戈恩和Ries猛烈抨击了日本和国际媒体对这起丑闻的报道,称记者们应对反复的诽谤行为而感到内疚。二人将矛头指向据称与检方关系密切的日本媒体,还将矛头指向法国商业报纸《回声报》(Les Echos)——更普遍的是指向其他媒体,因为他们不断泄露戈恩的最新消息。

戈恩的支持者

尽管戈恩指责法国的商界精英大多没有为自己辩护,但他也指出了一些支持者,包括去年遭辞退的雷诺前首席执行官Thierry Bollore、在戈恩被捕后不久离职的前日产高管Jose Munoz、欧盟委员会成员Thierry Breton、前雷诺总秘Mouna Sepehri、Juffali和法国外交官。在书中,Munoz和一位电脑专家描述了戈恩被捕后日产总部的混乱状况。

()
声明:

1、凡本网注明“人民交通杂志”/人民交通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如需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2、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10-67683008

时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铁路 | 民航 | 物流 | 水运 | 汽车 | 财经 | 舆情 | 邮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人员查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 我要投诉
24小时值班电话:18701088869 总机:010-67683008 商务合作:010-67683008转602 E-mail:zzs@rmjtzz.com
Copyright 人民交通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百度统计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东铁营顺三条2号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京20201704 本刊法律顾问: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 汪斌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64号 京ICP备18014261号-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6597号